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他坚守在农村文化阵地上——记自办广播三十年的农民义务广播员周福明
时间:2013-12-02 15:41:34 阅读:886次

    他,今年58岁,武功山风景名胜区的一个普通村民,对乡村广播事业却情有独钟。三十年前,他自办了一个乡村广播站,一直坚持到如今——这就是万龙山乡桂花村的周福明。
    周福明,七十年代末在华云知青造纸厂工作。当时,他在厂里搞机电维修,经常与马达电机打交道。他喜欢钻研,一有空闲就看看机电维修方面的书。那时,厂里的一台收音机坏了,他就全部拆了下来,买些电子元件重新组装。那时候山里没有电视,一台修好的收音机都是职工们收听新闻的至爱珍宝。
    后来,华云知青造纸厂下马,周福明回村当了农民,但他依然喜欢搞些小电机修理。刚刚改革开放时,乡里的有线广播站突然撤了,几只高音喇叭也不翼而飞,山沟里一下子成了接收不到外来信息的“世外桃源”。周福明很纳闷:好好的一个广播站,为啥一下子“哑”了?看到那些不分白天黑夜干活,连时间观念也日渐淡忘的父老乡亲,他百感交集,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悲哀。于是,他想:老百姓中午忘了吃饭,天晚忘了休息,怎么连起码的时间观念都没了?这必须办个广播站,来“唤”醒他们头脑中的生物钟。
    1983年,周福明立即自己动手添置设备,自办一个广播站。当时,他家房子紧缺,三兄弟只有一栋土筑屋,八九口人都挤在这栋土屋内。周福明只好腾出自己的卧室来作广播室。万事开头难,刚开办时一无所有,他就自己掏钱买些废旧的广播器材进行装配。幸好他自己搞过机电修理,经过几天几夜的鼓捣,居然变废为宝,还真使这些蒙污纳垢的“哑巴”发出了声音。后来,他就在田垅里栽几根木电杆,买了300余米的电线,将几只大喇叭挂上去。就这样,武功山下第一个农民自办的广播站正式开播了。
    从那一天开始,周福明坚持每天放广播3次,分早中晚定时播出。绿色田野的上空又有了广播之音,老百姓都觉得是件新鲜事。有的说:“周福明还真有两下子,公家的广播“哑”了,他私人的广播却响了,几个屋场都能听见,怪事,怪事!”有的说:“如今我们在田里做事,该吃饭、该休息,也有人报时了,又热闹,又准时,方便、方便!”
    后来,周家的老土屋拆了,周福明的儿女出外打工挣了点钱,他盖了两间一层的砖房。这时候,儿子成了家,住房仍然紧张,但周福明仍然挤出一间来作广播室。不管是逢年过节还是出门喝酒,他自办的广播站从未停止过播音。记得有年春节,周福明去岳母家拜年,岳母留他吃午饭,他就是要走。他说:“丈母娘,不是我对你有啥意见,也不是嫌你家招待不周,只是因为我办了广播站,要赶回去播放节目,请你谅解。这事耽搁不得,搞广播就要守时守信,差一分一秒都不行!”就这样,他急急忙忙赶回家来,准时开机播音。有一次,他上街赶集,逛了一阵,不觉已是日近中午。周福明一看表,只差十来分钟就到十二点的播音时间了,赶紧骑着破自行车回家,因骑得太快,在路上摔了一跤,他爬起来就走,也顾不得这些了,气喘吁吁地回到家,奔进播音房,硬是赶在了十二点之前准时播音。
    三十年来,周福明以此为己任,坚守着乡村广播的这块文化阵地。他播放的内容有中央新闻、江西新闻、江西科技新闻、病虫测报及天气预报等节目,风雨无阻,从不间断。有时还为村里播放通知,为乡里进行政策宣传。设施的维修自行解决。播音的电费自己负担。直到2008年,村里才每年给他300元钱,作为用电补偿。
    2012年,周福明建了栋小洋楼,2013年竣工,内外粉刷一新。这时,他又专门留一间新房作为广播室。他还添置了新的数字卫星接收机、功放机、音响、电脑、话筒接收机等,投资近万元。这个普普通通的村民,对乡村广播事业就是如此挚爱!当地的村民说:“周福明的广播站还真管用,我们听了不但能了解国家大事,还能了解农村改革的发展趋势。特别是农作物的病虫防治,可以说是雪中送炭,蛮及时呵!”
    周福明自办乡村广播,坚持三十个年头实在不易。他三十年如一日的坚守,赢来的是父老乡亲的深情赞誉,这是一种无价的回报。(刘政生  朱时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