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文天祥与武功山
时间:2013-05-27 10:00:35 阅读:3086次
    一脉泉水,演绎了多少传奇;一座名山,见证了多少沧桑;一腔正气,仍在武功山千丘万壑回荡。
                                             一段传奇
    1993年7月,53岁的萍乡市公路局职工李香明来到武功山下大江边村的大源冲,在这里建了一座房子,承包了一口鱼塘,看似是在深山创业,其实是等死,此前他被医院诊断为肝硬化腹水晚期,全身浮肿,腰腹胀成水桶粗,药石罔效,医生束手,只好劝他回家休养,李香明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不想窝在城里煎熬,渴望回到山林、回到大自然里了此残生,于是他来到武功山脚下的寺庙求签,希望在武功山神仙的指引下找到安家的所在,神签显示他必须住在水边,经过一番探听,在大江边村的一个水库边找到了理想的建房地点。
    在山里过日子可不比城里,需要种菜挑水、自给自足,为了寻找饮用水源,李香明在屋前屋后找了一个遍,最后在屋后大源冲水库附近发现了一泓泉水,只见一片明净的细沙下清泉汩汩涌出,试着喝了一口,清冽甘爽、沁凉解渴,无疑水质很好,他决定以后就来这里挑水。饮用这眼泉水半个月后,李香明明显感觉自己小便日益频繁,有时一晚上要起夜五六次;一个月后,似乎肝腹水也随着小便被排掉了,膨胀如大鼓的腰腹部居然开始消肿;到这时候,李香明突然福至心灵,顿悟到这口泉水可以治病,于是更加频繁的饮用这口山泉;两个月后,他全身的浮肿居然全部消失;一年后,他的体重下降了35斤,肝功能完全恢复正常,身体甚至比患病前健康得多。李香明万万没有想到在武功山下等死居然等到了起死回生,自然是喜从天降,逢人便夸武功山的泉水是“救命泉”、是“仙水”。
    李香明饮山泉创造生命奇迹的故事迅速传开,在口口相传中越传越玄乎,有时甚至被说成可以治疗癌症,由此引发了一波来武功山饮“仙水”的热潮,一时间四方辐辏,来自福建、四川等全国14个省市的人来此买水,甚至3000多公里外的黑龙江也有人赶来一亲水泽。李香明病愈后并没有返回城里,而是在大源冲扎根下来,伴着救命的山泉,割草养鱼、打柴种菜,过起了隐逸山林、渔樵耕读的日子,一住就是20年,自然也要一遍遍对不断赶来的记者讲述武功山“仙水”起沉疴、疗绝症的神效。如今,李香明已是73岁高龄,留起了银白的长发长须,挽了个道髫,穿起了对襟大褂,鹤发童颜、清癯矍铄,一派仙风道骨。
                                             一方习俗
    每年的夏秋两季,萍乡武功山都会迎来一千多名湖南攸县、茶陵县的信士,朝拜武功山是他们几百年来雷打不动的习俗。他们进山朝拜的是武功山白鹤峰四座古祭坛里供奉的葛玄、葛洪、张天师等道教神祗,其中香火尤其旺盛的是供奉葛玄的求嗣坛,很多希望早生贵子的善男信女在这里焚香祷告、虔诚跪拜,然后饮用求嗣坛神龛前的“仙水”,同时还要用大大小小的塑料瓶、塑料壶装满山泉带回去喝或者用来洗澡。据说在求嗣坛求子十分灵验,不少人在进香朝拜回去后果然顺利的生了孩子,这从求嗣坛里层层叠叠挂着的谢恩锦幛也可以看出来,这些红色的锦幛一般上面都写着信士某某于某年某日登山求子,武功山诸神果然恩泽广施、响应灵验,今日再次登山朝拜还愿,特送锦幛谢恩云云,可见武功山求子得子也并非只是传说而已。
                                              一个偈子
    武功山的山泉显示其神妙功效,不仅仅体现在当代的李香明和湖南信士身上,也不仅仅体现在普通人身上,它在古代一样神奇,它对名人一样生效。早在一千七百多年前,道教丹鼎派祖师葛玄、葛洪就来到武功山,以武功山的泉水炼制丹药,他们在山顶盘恒六年之久,直到金丹大成才下山远去,因此武功山的山泉水也曾是仙丹的原料。两位丹鼎派祖师下山后一千年,武功山泉再次与一位历史名人的命运紧密相连,确切的说,是对一位名人的诞生居功至伟。这是一个七百多年前的故事,这个故事也揭示了为什么攸县、茶陵的信士对武功山神祗虔信的根本原因。
    南宋绍定5年(公元1232年),吉州府庐陵县(今吉安市吉安县)一位叫做文仪的员外和他的妻子登上武功山白鹤峰,他们不是来山上游玩,而是另有所求,原来文仪虽然家底殷实、饱读诗书,但是也有一大遗憾,就是人到中年还没有子嗣,他们这次夫妇携手前来就是要到供奉葛仙翁的道观请求神灵保佑顺利生儿育女,以延续文家血脉。文仪在白鹤观虔心布施,诚惶诚恐拜神礼仙,白鹤观观主亲自接待了他,并让他们服用“仙水”和丹药,文仪夫妇按照观主的吩咐,一一饮水服药,不敢懈怠。他们在白鹤观安住了一段时间,借助观里的武功山泉和道家丹药伐毛洗髓、改善体质,经过一番调理,两人都脱胎换骨、精神焕发。白鹤观观主还为文仪夫妇起了一卦,得到一个偈子,曰:“朔风渐紧,颓波不兴,天地正气,在子一身”,文仪请求观主解卦,观主只说天机不可泄露,施主日后自知。文仪夫妇返家后,果然喜事连连,一口气生了四个儿子,是为:文璧、文霆孙、文璋和文天祥,文天祥于1236年出生,在兄弟中排行老四,是文仪最小的儿子。
    文天祥少年得志,二十岁即中状元,后官至右丞相兼枢密使,可谓人生至此夫复何求,可惜南宋风雨飘摇、帝国山崩,文天祥做不成太平宰相,面对元朝铁骑的侵略,毅然毁家纾难,组织义兵抗元,转战东南,兵败被俘,被囚三年,面对元朝贵胄的利诱劝降不为所动,铁下心来殉国,最终英勇就义,实现了在其名诗《过零丁洋》中名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所抒写的宏愿,死后被追封为“信国公”,与张世杰、陆秀夫一起被后世誉为“宋末三杰”,成为流芳百世的民族英雄。
文天祥一生的遭遇,正印证了当年白鹤观观主的偈子——所谓“朔风渐紧”喻指了元朝的势力正在不断壮大,对南宋构成巨大的威胁;所谓“颓波不兴”暗示了南宋王朝大厦将倾,无力复兴;所谓“天地正气、在子一身”,分明指的就是文天祥了。
    湖南的茶陵、攸县两县和萍乡市交界,文仪武功山求子的事迹传播到两县后,当地民众纷纷来朝拜武功山的神祗,随着武功山“仙水”的不断奏功,加上文天祥这样的历史名人的强化,“武功山求子灵验”在当地成为了集体无意识,因此几百年来形成了一种固定的习俗。
                                                一种石头
    水是生命的源泉,是滋养生命的必需品,然而武功山的山泉似乎对人的卫护、滋养更有一种令人惊奇的功效。李香明以山泉救命,攸县、茶陵信士以山泉得子,而文天祥也是武功山的山泉所催生的,可见,不论山上还是山下的武功山泉都能赋予人新生,都能让人的生命焕发光彩;并且,不论是普通人还是历史名人都曾受惠于它。武功山泉里一定有什么了不得的神奇秘密。
    其实也没有多么的神奇,也没有多少秘密,武功山泉之所以能够改善体质、增进健康,是因为武功山广泛分布着一种